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喜欢SM的妻子口味重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喜欢SM的妻子口味重
「啪」的一声脆响,紧随着一声「啊」的低吟,是女性痛苦的呻吟,肆虐的皮带顺着微微颤抖的臀肉滑下,留下一道浅浅的淡红色瘀痕,印在那女性雪白丰美的臀肌中格外显眼。我站在床前,手握着皮带,前方是跪伏在床上的妻子,她艰难的向后挺举着浑圆的屁股,匍匐着床单的脸庞羞红似火,轻咬着牙关「嘶嘶」的喘息。果然是天生的贱货,这样也会兴奋!我心里暗骂,妻子白嫩的屁股上横七竖八的布满鞭挞的余痕,我的每一鞭落下,都会让她痛苦的颤抖乃至呻吟,可她脸上的表情却混杂着一种羞耻的兴奋,她叉开的双腿中间,那成熟隆起的女性性器湿淋淋的淌满了淫水,淫靡的阴唇肿胀着张开,露出红彤彤的潮湿肉穴,极其淫荡地诱惑着我的视线。经受了近半个小时的鞭挞凌虐,妻子此时的样子更像是一只发情的母狗撅着屁股在等待交媾,那副淫贱的模样和她平时端庄矜持的形象千差万别,我同时又想到妻子在陈涛录像里的表现,如果不是亲眼证实,作为和她相处了十多年的丈夫,我也很难相信像她这样气质高雅的女人会有那么淫乱的一面。「贱货,是不是很爽?」我喘着粗气问,伸出左手摸搓妻子性奋的下身,手指碰触她肿胀发硬的阴蒂,自己也是兴奋不已。妻子的腿颤抖得更厉害了,身体摇摇欲坠,我扔掉了皮带,在她臀后俯身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湿漉漉的阴户。「啊……」妻子轻叫一声,双手再也支撑不住,身体向前扑到在床上,我紧跟上床,双手把她的身体翻转,将她的双腿向外张开,低头用嘴吻住她的私处吮吸起来。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妻子的身体倏然绷紧,十指拉扯着我的头发,喘息声中带着难耐的哭泣。我的舌头沿着妻子的小阴唇里舔动,一直舔进她的阴道口,吸取她阴道里温暖充盈的淫水,淡淡的咸腥味充盈着我的口鼻,这股熟悉好闻的味道是妻子的性器和淫水的味道,有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性骚味,强烈地刺激着我的性神经,我感觉自己的阴茎越来越硬了。「求你……求你……」妻子的呻吟已经有点语无伦次,在我的口交下神志近乎崩溃,当我用力吸吮她的阴蒂,她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头颈,全身不可抑制地发颤。「你求我什么?」我从妻子的双腿间撑起身体,将她成熟丰腴的肉体压在身下,双眼盯着她兴奋发红的脸,她的眼神迷离,朦胧的目光中透着如炽的情欲。「操我……求你操我……」妻子急喘着说,雪白柔腻的手臂紧紧圈住我的脖子,白皙赤裸的胴体在我身下难耐地扭动,挺着腰将湿漉漉的阴部贴在我的一边大腿上磨蹭。我无法再控制占有她的冲动,低头一口吻住她的脖子,挺动臀部将勃起许久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,妻子充盈着淫水的阴道湿热得惊人,让我感觉像是泡入了暖热沁人的温泉,柔嫩无比的阴壁一圈一圈的紧紧裹住我的肉棒,让我迫不及待地抽动起来,动作越来越快、用力越来越猛。「峰……峰……」妻子的叫床声里呼唤着我的名字,香汗淋漓的肉体在我身下扭动不停,柔美的臀胯急速摆动,迎合着我粗暴的插入。我的嘴顺着妻子雪白的脖颈往上吻去,最后吻住她香润的双唇,妻子也热烈地回应着我。在我们的唇舌交缠中,我突然觉得她仍然还是那个我最爱的琳,她口中如兰的气息,她身上诱人的馨香,都和从前一样让我迷恋。记得以前曾在书上看过一句话:「你爱一个人有多么深,吻她的时候就有多么投入」,而现在我的感觉就是这样,我甚至有一种错觉,那有关她淫乱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,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,一个可怕的噩梦而已。我不停地吻着妻子,从她的脖子吻到她的嘴,从她的嘴吻到她的肩,最后顺着她肩颈优美的曲线吻下去,含住她硬硬的乳头,用力地吮吸,同时双手紧抓住她的臀部,把阴茎狠狠顶进她的阴道深处喷射起来。「啊……」妻子也是后仰着头,高声的呻吟着,整个人都紧贴到我身上,浑身不停地哆嗦,双手死死抱着我的头,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腰,分开再夹紧、夹紧再分开,她的阴道里一阵阵的剧烈抽缩,像一张小嘴似的吸吮着我的阴茎,将我射出的精液全部吸进她的体内。射精后我瘫在妻子的身上气喘吁吁,随着体内的欲望得到宣泄,我的情绪平复了许多,妻子在我身下也是大口大口地喘息,火热的胴体酥软像是没有骨头。白皙细腻的肌肤透着高潮后的红润和汗湿。我猛然想起一事,急忙想起身,妻子的双臂却一下搂住了我,「别动,再抱一会儿好吗?」妻子的声音十分温柔。「刚才没忍住,射在里面了,你去洗一下吧!」「不要紧,我就想抱着你。」「你不怕怀孕吗?」我又冷冷说。「没关系的,这两天是我的安全期。」我没有再说什么,可我还是有些不习惯这样和她亲密地抱在一起,我想拉开她的手臂,妻子却反而把我抱得更紧。「峰,我爱你!」妻子把头埋进我的肩膀低声说。听见妻子说爱我,我心里一阵说不出的酸楚,从发现她出轨的那日起,我一直压抑着的情绪此刻竟再也无法控制,眼泪夺眶而出。「爱我?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难道你的爱也包括背叛、包括伤害?」我说着将妻子一把推开,转身朝向另一面,我不想让她看见我落泪,不知怎的,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好软弱。妻子许久没说话,她静静地从后面抱住我,手指在我的头发上轻轻抚摸着:「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」那一晚,妻子在身后拥着我,在我耳边呢喃着……第二天快到中午时分,我才从睡梦中醒来,好久没有这样舒服的睡觉了,最近这段时间都是窝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每次醒来感觉腰酸背痛的,还是家里的大床上舒服。妻子已经不在身边,我闻到厨房里一阵菜香传来,简单洗漱了一下,披衣走出卧房,果然看见妻子在厨房里忙碌着。「你醒了?先看看新闻,饭马上就好。」妻子娇美素净的脸上未施半点粉黛,白皙诱人的肌肤透着滋润的红晕,眉目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春情,整个人显得娇媚动人。我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视,拿起今天的报纸随意浏览,没一会儿,妻子就把做好的瘦肉粥、煮鸡蛋等东西端上饭桌,还有一盘我最爱吃的葱油烙饼。这时候我也感觉到肚子饿了,坐上桌大吃起来,妻子给我舀了一碗粥,轻声对我说:「你的胃不好,慢点吃。」「你也吃啊,别光看我。」我对妻子说。妻子低头喝了几口粥,又继续看着我,几次张了张嘴又停住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「你有什么话就说吧!」我放下碗筷看着妻子。她低头咬了咬嘴唇,像是暗下决心的样子。「我说了你不要生气……」妻子停顿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接着说道:「你处理这件事不要太冲动了,要是真出事了对你也不好。」我心里一沉,冷着脸问她:「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,是想为他求情吗?」妻子显然被我凌厉的表情吓着了,一时间惊慌失措:「你别生气,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,没别的意思。」「你和他还在联系?」我伸手打断了妻子,仍然恶狠狠地盯着她。「没有,我真的没有。他已经十几天没来上班了,也没有向行里请假,打电话也联系不到人,行里已经下了警示通告,要是下星期再不来上班,就开除他的公职。」「所以你认为是我把他关起来了,或者说我已经把他杀了?」我的语气依就冰冷,甚至透着一股杀气,我突然想她昨晚对我的表现,会不会也是在演戏,她真正的目的只是想为他的奸夫求情。「不,不是,我只是怕你一时冲动,做出违法的事,那就太不值得了,不要因为我害了你……」妻子说到后面眼泪流了下来,看她哭泣的样子不像是在作伪,不过我真的分不清楚她究竟是在为我哭还是在为奸夫哭。我这时也不想再留下来,回房换了衣服直接出门。开车到了街上,我才发觉自己根本不知道该去哪儿,今天是周末,公司里也没有人,妻子连着给我打了几个电话,我没接,最后干脆关了手机。漫无目的游荡了几条街,我找了一个公用电话打给了静。我约静在上次的宾馆里见面,在房间里等了半个多小时,静应邀而来,她仍然是那副青春靓丽的连身短裙打扮,手里拎了一个鼓鼓囊囊的皮包。静一进门,我就无比粗鲁地将她扔到床上,伸手将裤子上的皮带抽出。「别急啊,我有东西给你。」静呻吟似的对我说。她将带来的皮包打开,里面竟装满了SM用具,从皮鞭、红绳、按摩棒到扩阴器、皮手铐、蜡烛……应有尽有。「主人,用这个,你上次用毛巾抽,太痛了。」静递给我一根九尾鞭,精致的花纹手柄上连着一束皮带,每根皮带都是又细又软的小牛皮制成。「贱货,骚屄又痒了吗?看我怎么收拾你!」我挥舞皮鞭对准静抽下去,静在床上翻滚着,一边呻吟一边褪下了自己的衣裙。她不时用诱惑的眼神瞄向我,伸出修直的美腿,白嫩的脚趾隔着裤子磨蹭我的下身。我被静的挑逗弄得气喘吁吁,拿起一根红绳开始捆绑她的身体,静很配合地背起手,甚至还指导我该如何绑她。我将她的双手反绑,绳子绕过她的胸前,将她的一对乳房也捆扎起来。「还可以再紧点,主人。」静喘息着说,她的样子也十分激动,两颗红红的乳头硬得像小石头似的。我脱光衣服,让静跪在我的身前,将她的头按下,她很乖巧地用嘴含住我的阴茎,吞吐舔吸起来,我舒服得喘着气,用皮鞭在她背上不停地抽打。静嘴里发出含糊的「呜呜」声,摆头在我胯间上下起伏,吮吸得更努力了。我的阴茎在她嘴里越变越硬,欲火也越烧越旺,一把抓住静的头发,将她提到床边,让她上身趴在床上,双腿跪着向后撅起屁股。我跪在静的身后,双手扒开她光洁无毛的阴唇,挺身插进她的阴道里,静激动地叫一声,屁股摇摆起来。我耸动屁股,在她的阴道里插进抽出,静的下身早已湿润,汩汩的淫水随着我的抽插溢出,我拿过一根按摩棒,沾湿了淫水,对准静的肛门插进去。「啊……」静一阵颤抖,身体挣扎起来。我一手按住她的后颈,将她的上身死死压在床上,打开了按摩棒的开关。我和静一起呻吟起来,按摩棒摩擦的快感让我更猛烈地抽动阴茎,同时又拿起皮鞭兴奋地抽打她。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强暴式的性交了,那种强烈的支配感让我无比兴奋,连各种感官都要敏锐许多……云收雨歇后,我无聊地躺在床上看着新闻,静浴室里清洗身体,刚才我连着在她身上发泄了两次,一次射在她的身上,一次射进她的嘴里,她也被我弄得一身伤痕。「看什么呢?」静身上裹着浴巾走了出来,一边用干毛巾擦着头发,一边问我。「没什么。」「我觉得你越来越变态了,刚才咬得人家好痛。」静轻轻抚摸着乳头上的一块咬痕,那是我在刚才的疯狂中留下的杰作。「哼,应该是你自己很享受才对,叫得那么骚,还不停地叫我用力用力。」静「嗤」的笑了一声,跳上床在我身边躺下,在我耳边说道:「我带了这么多东西,你就不想再玩玩?」我扫了一眼她带的那些淫具,摸着她的大腿说:「怎么,你的那张小骚屄还没被喂够,想要我玩烂它?」「我可够了,你这么粗鲁,我的意思是把你老婆叫来,我和你一起玩她。」静又一次提出了那个建议,我不禁有些心动,那样的3P会是怎样的啊?想起妻子平时总是一副高贵、端庄、矜持的样子,背着我却有那样淫乱的一面,我心里就感到一股控制不住的怒气。「你老婆表面上装得成熟稳重、气质高雅,其实是个又骚又贱的婊子,我不知道你看过她和陈涛的那些录像没有?她在里面发骚的样子,连我看了都脸红,你要是叫她来,我今天就让你看看,你老婆的本性到底有多淫荡……」 静的话不断地鼓动着我,一个声音开始在我心里吶喊:『把那个贱货叫来,狠狠地玩弄她,她不但背叛你,还那样淫乱,要让她付出代价,把她伪装的高雅和端庄撕碎,让她露出淫荡的本性,彻底的羞辱她……』我终于下定决心,拿起了手机,开机打给妻子。铃声刚响起,电话就接通了:「你终于回电话了。峰,你听我解释,早上说的话,我没有要维护他意思,我真的是怕你……」妻子在电话里的声音既惊惶又急切,没说完就低声抽泣起来。我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「不说这些,你现在在哪儿?」「还在家里。」「你换好衣服,到XX酒店的303房来,我在这等你。」 挂上电话,我觉得自己早上的反应可能过头了,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了,我已经被静的诱惑弄乱了心,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,要狠狠地凌虐那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妻子,让她像只母狗似的屈服在我的脚下。等了半个多小时,门铃响了,我走去打开了门,妻子立在门外,她的着装打扮仍然让人无可挑剔:上身一件鹅黄色的大翻领女式衬衫,紧绷的胸前突出了坚持丰硕的乳房,一条乳白色的筒裙紧紧包裹住她线条优美的臀部,充份展示出她臀部的浑圆和丰腴,垂及膝盖的裙襬下,修长笔直的双腿裹着性感的肉色丝袜,脚上穿着露趾的白色高跟鞋,配上她头顶盘起的精致发式,妻子显得高贵、成熟又性感。我一把将妻子拉了进来,妻子的脸红了一下,我锁上门将她推进房里,妻子看到躺在床上的静时,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下。静从床上跳了下来,脸上带着一副鄙夷的笑,走到妻子的面前,伸手就在她脸上摸了一下:「琳姐,我看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!你应该认识我的。」妻子躲开静的抚摸,表情显得很不自然。静一把抓住妻子的头发,将她盘起的秀发拉散,那象征高贵的盘发披散下来,挡住了妻子的半边脸,静进一步将妻子逼在墙角,伸手去解她上衣的钮扣。「你要干什么?」妻子双手护住上衣的领口,眼睛里已经泛起泪水。「婊子,把衣服脱了!」静厉声叱道。妻子转头看向我,我故作冷漠的在沙发上坐下,冷冷说道:「照她说的做,脱光衣服。你可以不参加这个游戏,不愿意现在就回去,我不勉强你。」妻子怔怔的看了我一会儿,将头转向另一侧,双手慢慢地解开上衣,随着衣物一件一件脱落,妻子成熟性感的胴体逐渐裸露,直至她一丝不挂地立在我和静面前。「婊子,身材保养得不错啊,昨天也被主人惩罚了吧?现在跪下,忘了母狗怎么向主人打招呼吗?」」静摸着妻子屁股上余留的那些鞭痕,突然拿起床上的九尾鞭在妻子的屁股上抽了一鞭,妻子颤抖了一下,眼里泪水滚动,转身背对着我跪在地毯上,她将上身伏低,丰满的圆臀朝后翘高,双手伸到臀后,拉开自己的大阴唇,成熟湿红的性器彻底暴露在我的眼前。「主人,这母狗很淫荡的,她平常见陈涛都是这样打招呼的。」静一边抽打着妻子,一边说。妻子的身体在微微颤抖,她垂散的长发挡着她的脸,只能听见她在不停地呻吟,静撸开那些柔黑的秀发,我看见妻子的脸颊绯红,喘息急促,她的私处和昨天一样,开始变得湿漉漉的了。「贱母狗,这就兴奋了?我还有更兴奋的东西给你。」静将妻子脱下的内裤塞进她的嘴里,然后开始用皮鞭抽打她隆起的阴部,妻子控制不住痛苦地呻吟,声音含糊不清,她的屁股扭来扭去,大腿不住地打颤,却不敢并拢张开的双腿。很快地,她的阴唇肿了起来,湿红的阴道口一张一合翕动着。当静连续几鞭抽在她肿胀的阴唇中间,妻子哭泣着失禁了,尿水顺着她的大腿内侧往地下淌,浸湿了她身下的地毯。「贱母狗,竟敢弄脏地毯,舔干净!」静显得非常兴奋,她将手中的皮鞭倒转,手柄塞进妻子的阴道里,抓住妻子的头发,将她的头按向地上的那滩尿渍,妻子双手摀住脸,失声痛哭起来。「够了,不要太过份。」我对静说道。事实上刚才的场面让我感到一种不同以往的兴奋,但妻子的眼泪还是让我心中不忍,这样的凌辱对任何女人来说确实难以接受。「哈哈!你心疼了?其实你一点也不了解你老婆,她天生是个受虐狂,你越是羞辱她,她越兴奋,越容易高潮。」静像是要证明给我看,她摆弄妻子面对我坐在地上,从后面抱住她,将妻子的双腿大大的分开,接着她把手伸向妻子暴露的阴部,一只手抓住插在妻子阴道里的那根皮鞭,缓缓的拉动着,另一只手挟捏着妻子的阴蒂,不住地揉动。妻子仍然在抽泣,她的身体不时地发颤,只是她哭泣的呻吟声中似乎有了一种享受的味道,她的脸越来越红,呼吸越来越急促,屁股开始随着静手上的动作上下耸动。「你看见没有?这母狗有多兴奋,她马上就要高潮了!」静大声地叫道,她把皮鞭拔出,直接将手指抠进妻子的阴道。妻子的喘息声更急促了,她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情欲里,虽然表情很羞耻,但双眼已经合上,脸上布满兴奋的红晕,胸前的乳头硬硬的挺立着,肿胀湿漉的阴户连着静的手指无助地抽动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妻子发出一阵似痛哭又似快乐的呻吟,软软的侧身瘫倒在地毯上,倒在她刚才尿出的那滩尿液中。静从妻子紧夹的双腿中抽出手来,站起来对妻子颤抖着的身体踢了两脚。「真下贱,不要脸的婊子!」静又对妻子唾了一口,用一种胜利似的目光看着我。她注意到我的肉棒又硬立了起来,笑着在我面前蹲下,用手握住我的阴茎撸动起来,她的手湿淋淋的沾满了妻子的淫水,让我感觉很柔滑、很舒服。我的视线忍不住盯着还在喘息中的妻子,静发现了这一点,突然一笑:「主人,你想要这个婊子,她现在太脏了,我带她去洗干净。」静从皮包里拿出一个皮制颈圈,套在妻子雪白的脖子上,手拉着颈圈上的细链向卫生间走去,妻子勉力爬起身,像只母狗似的在她身后爬行着。卫生间里传来「哗哗」的水响声,我从刚才的震惊和刺激中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,好奇地翻弄了一下静带来的那些性具,突然听见卫生间里又传来了妻子的呻吟声。我走到卫生间门口,看见静和妻子相拥着吻在一起,静的一只手还插在妻子的两腿中间。妻子看见我,很羞耻地扭转头躲避静的亲吻,静却蛮横地抓住她的头发,强迫她的脸转向自己。我的呼吸一下又变得粗重了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现实中的两个女人接吻,感觉十分兴奋,尤其是成熟美貌的妻子竟然被年轻得多的少女逼迫着接吻,她高挑修长的身体被比她娇小得多的静压制得无法挣脱,更让人感觉既怪异又刺激。静吻着妻子慢慢地蹲下,分开她的腿去舔她的阴户,「别……别……」妻子尽力扭动身体想摆脱静的侵犯,我走上前一把将妻子拉进怀里,用给小孩把尿的姿势抱起她,坐在浴缸边沿,分开她的大腿,静伏身蹲在妻子的胯间,一只手分开她的阴唇,拿着淋浴的花洒对着妻子的性器冲洗起来。「啊……」妻子呻吟着,身体微微颤抖。强劲的水流来回冲击着她的阴蒂和小阴唇,静更将妻子阴蒂的包皮翻开,让水流直接打在那敏感而裸露的蓓蕾上,妻子颤抖得更厉害了,双手紧紧掐住我的手臂。「主人,这婊子的骚毛又多又脏,太不卫生了,不如我们把她剃干净吧?」静突然提出建议。其实妻子下身的阴毛并不多,很整齐的覆盖在阴阜上方,而且她也会时常修剪。我知道静其实是想进一步去羞辱妻子,但同时她的想法也打动了我,把妻子阴毛剃光,就像静的下身一样,那会是多么让人兴奋啊! 我点了点头,静马上拿来宾馆里的剃须用具,将剃须膏涂抹在妻子阴毛上。「不……不……」妻子在我怀里挣扎起来,脸上的表情十分羞耻。我紧紧抱住她的双腿,将她的私处展露在静面前。「别动,臭婊子,小心我在你漂亮的骚屄上划一刀,那就不好看了。」静的威胁吓住了妻子,她扒弄着妻子的私处,刀片贴着她大阴唇隆起的曲线缓慢移动,把她柔黑的阴毛一片片刮净。妻子羞耻地闭上眼睛,紧张的喘着气,全身都绷得紧紧的,却不敢有半点动作。静熟练地将妻子的阴毛全部剃光,剃完之后,她用毛巾擦拭着妻子的性器,「主人,这婊子又开始发骚了,真淫荡,给她刮下毛就流出这么多骚水。」静嘲笑着妻子。我站起来将妻子抱到洗手台的大镜子前,只见镜中的她果然满脸潮红,被我把尿似的抱着,双腿以一种很不雅的姿势大大张开,女性隐秘的私处毫无遮拦地暴露。光溜溜的阴户像未发育的小女生那样干净无毛,却又有一种成熟女性特有的饱满丰隆,红肿的大阴唇淫靡地张开,可以看到肉缝里红红的阴道口和流淌着的晶亮淫水。我的性欲一下高涨起来,很想马上把这骚贱的尤物抱到床上,压在身下狠狠地蹂躏。静拉住了我,她让我将妻子摆成跪地的姿势,妻子的上身趴在浴缸上,丰满的大屁股高高翘起。「主人,等我把她的屁股洗干净,你就可以好好享用这婊子了。」静拿来一个大号的针筒,装满了热水插进妻子的肛门,开始给妻子浣肠。妻子「嗯嗯」的轻声哼着,双手用力抓紧浴缸的边沿,翘起的屁股颤抖,紧闭的肛蕾随着热水的注入不时抽缩。「嗯……够了……我……我快忍不住了……」静注完两管热水后,妻子忍不住呻吟起来,她脸上蹙眉咬唇的表情十分难耐,静却用一根肛塞塞住她的肛门,从后面抱住她,伸手挤弄她的阴蒂。「求……求求你……我真的忍不住了……」妻子被静的玩弄逼得快要发疯,可她这时已经被玩弄得全身乏力,根本无法挣脱静的摆布。静同时向我招手,我上前与静一前一后夹着妻子,四只手在她身上的各个敏感之处爱抚搓摸。「不……不要……求你们……饶了我……」妻子终于哭了出来,语无伦次地哀求着。「想要拉出来,就先高潮给我们看。」静说完让妻子坐在马桶上,双手举高她的双腿。妻子颤抖着把手伸到自己的下身,手指拨开自己的阴唇,摸索着阴蒂揉弄起来。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妻子的呻吟随着手指的转动而渐渐急促,她手淫的动作也越来越淫荡,修长纤美的手指插进自己迷人的粉红色肉穴里,有节奏地快速抽送着,羞红的俏脸娇艳欲滴,长发凌乱地黏湿在脸颊。「哦……哦……来了……来了……」妻子急促的喘息变成一声声淫叫,小腹痉挛似的抽搐,粉红湿润的阴道口一阵颤抖收缩,淫水顺着她的手指渗出,妻子在我和静的面前手淫着再次高潮。「臭婊子!这么淫荡,就该去做妓女!」静嘴里喃喃骂着,低身伸手到妻子的臀下,拔出塞住她肛门的肛塞,妻子又发出一声舒畅的叫喊,一条液状的排泄物狂涌而出,「哗啦哗啦」的排入马桶里,卫生间顿时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臭味。我此时却被眼前的场面深深刺激,无意识地伸手撸动着自己的阴茎,没有几下,硬硬的肉棒就跳动起来,一股股白浊的精液射在妻子的脸上……